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美股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正文正文第章美食

2021-01-13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733章

没心思再多想,陈兴拉了林玉瑜一下,道,“小林,咱们快走。”

“陈书记,怎么了?”林玉瑜被陈兴的举动吓了一跳。

“现在一时半会说不清,我们先赶紧离开这里。”陈兴摇了摇头,想了想,突然又道,“小林,要不你先赶紧回去。”

“陈书记,到底怎么了?”林玉瑜被陈兴弄得一头雾水。

“我说有人要杀我,你信吗?”陈兴看了林玉瑜一眼,说出这话时,连他都觉得荒谬。

“不……不可能吧。”林玉瑜瞪大眼睛。

“我也觉得不可能,姑且不管是不是真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陈兴无奈的笑笑,“小林,如果有人要杀我,你跟着我可能会有危险,所以我建议你先回酒店,不,你最好也不要回酒店,还是另外找个地方,我估计你也会有危险。”陈兴想起刚刚心里的怀疑和推测,又改口道。

“陈书记,你要真有危险,那我更不能离开,我是当警察的,我来保护你。”林玉瑜拍着胸脯。

“保护我?你怎么保护我?你没配枪,自个都不一定保护得了。”陈兴摇头失笑,“好了,别逞强了,你先走。”

“陈书记,我不走,除非看到你安全了,不然我不走。”林玉瑜这会也犟上了,“对了,陈书记,报警啊,咱们赶紧报警啊,不管是不是真有人对你不利,你是以前望山市的领导,你报警,市局肯定很重视,这里是市区,市局派警过来很快的。”

陈兴听到林玉瑜的话,眉头微皱了一下,报警?这是陈兴刚才所没有想到的,只要一报警,并且自报家门,陈兴知道自己在望山的消息肯定也就搞得人尽皆知了,而最后如果证明没人害他,那岂不是搞得贻笑大方?

脑袋快速转着,陈兴一瞬间想了很多,他甚至想到一种可能,他若是报警,恐怕他刚一挂,钱新来那边立刻就会收到消息,而对方假若真要杀他,要是知道他已经得到消息,钱新来又会怎么样?要是对方改变策略,那他等于就是打草惊蛇了。

几乎是片刻间,陈兴就做出了决定,暂不报警。

“小林,先不报警。”陈兴道。

“为什么?”林玉瑜很是不解。

“没什么,回头再跟你解释。”陈兴微微摇头。

两人这会是边快步走着边说话,看到迎面有出租车过来时,陈兴马上就伸手去拦。

上了车,出租车师傅转头看了陈兴和林玉瑜一眼,“两位上哪?”

陈兴寻思着,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师傅,去军分区招待所。”

车子往军分区招待所开去,车内,陈兴静静的没有说话,只要到了军分区招待所,陈兴相信安全就能得到保证,至于今晚的事,总能调查个水落石出。

陈兴在心里有怀疑的对象,但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那样的结果,此刻,他甚至还在心里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车内静悄悄的,林玉瑜看到陈兴没说话,也不敢吭声,一双眼睛不时往陈兴脸上瞅着。

林玉瑜的小脑袋里委实是想不通为何刚刚还还好的,怎么突然间就会变成这样子。

车子开了一会,突的,前头的出租车司机道,“后面好像有车跟海量精品工厂抄底。3月14日至15日着我们。”

出租车司机的声音不是很肯定,陈兴却是听得心里一惊,“师傅,加快速度,不管对方是不是跟着我们,都别让他追上。”

“前面就是个九十秒的红灯,要快也快不了。”出租车司机道。

“别管红灯,你尽管开过去。”陈兴这会顾不了那么多了。

“哥们,你说得倒是轻巧,这红灯一闯就是扣六分,还得罚钱,姑且不说扣分,我这一天累死累活的载客,赚的钱都不够罚款的。”出租车司机嘴里叫着穷。

“师傅,扣分我帮你搞定,罚款我帮你出,可以了吧。”陈兴道。

出租车司机听到陈兴的话,摇了摇头,不为所动,陈兴见状,神色一急,二话不说就从口袋里掏出钱包,将里头所有的百元大钞都拿出来,“师傅,这里头一千多块,你直接闯过去。”

红彤彤的百元大钞显然让出租车司机心动了,瞄了一眼,迟疑了一下,麻利的接过钱,道,“那咱就闯过去。”

夜晚的望山,车子不算多,特别是这个时间段,已经快十点,马路上的车子相对少了很多,出租车刚闯过红灯时,后面的车子也没停下,跟着闯了过来,陈兴从后视镜里将这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此时已经确凿无疑,那辆车就是跟着他们的。

“还真是跟着我们的,奶奶的,看我甩掉他。”出租车司机是个年轻人,刚刚又拿了陈兴一千多块,这会显然也想表现一下。

旁边就是一个拐弯的路口,出租车司机刚想拐过去时,迎面而来的一辆车子已经跨过车道,直直冲着出租车的方向开过来,还故意不停的打着双闪灯,刺眼的灯光让人忍不住眼睛都闭了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出租车司机二话不说就急打方向盘转弯。

“兄弟,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仇家了,前后都有追兵。”出租车司机朝着后座的陈兴喊了一句,车子已经朝小巷里窜进去。

作为经常走街串巷的一名的哥,出租车司机显然对市里的道路再熟悉不过,哪里有小路,哪里可以抄近道,哪里是死胡同,出租车司机都比本地的市民更熟悉。

这会,车子往小巷里窜着,陈兴也已经对表侄邹阳的话信了**分,钱新来竟真的敢对他下手,他就不知道那样做的后果吗?

“师傅,只要你能将我们送到军分区招待所,我必有重谢。”陈兴道。

“我就怕我把你们送过去了,回头我自个被人收拾了。”出租车司机一边紧急的开着车,一边苦笑。

“师傅,这点你放心,到时候我会保你安全。”

“问题是你说的话能不能信。”

“师傅,我是警察,这是我的警察证,我的话你总能信吧,到时候我们一定保你安全。”这时,林玉瑜出声了,身上随身带的警官证起了作用。

“你们是警察?”出租车司机诧异的看了林玉瑜和陈兴一眼,显然将两人都当成警察了,而林玉瑜的警官证也让他一下子来了劲头,眉毛一扬,道,“那你们坐好咯,今晚我就让你们见识一下咱的车技。”

出租车司机肯帮忙甩开前后的追兵,陈兴也稍稍放心下来,思虑了一下,陈兴有了计较,拿起拨通了宁德岩的。

“宁书记,是我,陈兴。”接通,陈兴道。

“嗯,我知道,这个时候打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事。”那头的宁德岩抬手看了下时间,也不废话。

“宁书记,是这样的,刚刚我和申则良碰了个面……”陈兴将刚才碰面的事说了下,重点也提了录音笔和小日记本,并且说到了他此时的处境。

“你说你现在被人追杀?”宁德岩语气难掩震惊。

“消息一开始是我一个表侄子告诉我的,至于他怎么得到的消息我回头再跟您细说,不过眼下我在去望山军分区的路上,而前后都有车子在追我们,所以我有理由相信我表侄子给我提供的消息是准确的。”

“好,你去军分区的选择是对的,我这边也马上联系南海省厅,你先别急,随时跟我保持联络。”宁德岩语气凝重。

两人说完就挂掉了,陈兴拿着,抬头刚想问司机到哪,就在这时,‘砰’的一身,一声枪响从后面传来。

婴儿肚脐贴怎么撕下来
石家庄妇科炎症医院
湖州包皮过长治疗费用多少钱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