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基金

九尾美狐赖上我第章灭门美食

2021-01-08

九尾美狐赖上我 第1199章 灭门!

黑夜飞剑,宛若流星!

因为今天是御魔宗宗主千金大喜之日,来客极多,所以御魔宗的护山阵法,早已关闭。

云人龙带着兔小婏,没有任何阻拦,便风驰电掣而去。

待巡逻与守卫弟子发现情况不对后,已经来不及,只看到一前一后两道飞剑,转眼间便消失在了苍茫的夜色之中,不见了踪影。

随后,主峰之上,急促的钟声猛烈响起。

不待护山大阵重新升起,感觉事情不妙的云听风,已经化为一道白芒,仓皇而去。

至于他带来的那些朝阳宗的弟子与长老,则被困在了御魔宗,无法离去。

蒋无妄得知消息,勃然大怒,吩咐几名长老赶快带人追击。

由于清风道人等掌门宗主,都还留在御魔宗,他纵使暴怒,却也不敢离开。

朝阳宗如此大胆,指不定是与某派勾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企图。

他坐镇宗门,派人去后山通知了那两名玉灵境的长老,亲自提审朝阳宗那几名惊慌失措的长老和弟子。

与此同时,云人龙已经带着兔小婏,飞到了千里之外。

而颜雨辰,则紧跟其后,速度愈来愈快,剧烈也愈来愈近。

云人龙掐着兔小婏的脖子,满脸快意地转头喊道:“颜兄,今晚可是你的洞房花烛之日,你不好好去跟你美新娘洞房,跑出来追我干嘛?”

颜雨辰没有说完,手中光芒一闪,拿出了银月弯刀,眸中,寒意刺骨!

云人龙哈哈大笑,道:“颜兄可真是小气,一晚上娶三个,给我一个人,又如何?大不了,等我玩完了,再还给你,何必穷追不舍呢?”

“唰!”

一轮银月,突然划破黑夜,向着他的后背疾射而去。

云人龙眸中露出了一抹嘲弄,身子一斜,把手中的兔小婏放在了背后。

“嗤”地一声,银月刀芒划破兔小婏的衣裙,飞向了前方。

颜雨辰心头一颤,不敢再动手。

云人龙哈哈大笑,道:“颜兄啊颜兄,别害怕,再来一刀吗?刚刚我没有对准,再来一刀,我保证让你这位新娘一刀两半!哈哈哈哈……”

前方,朝阳宗的巍峨山峰,隐隐浮现。

云人龙加快速度,挥袖放出了疾风骤雨般的剑芒,想要阻止一下他追来的速度。

颜雨辰全身“哗”地燃烧起了紫色的火焰,不避不让,径直向前。

那密密麻麻的剑芒飞来,刚接触到这紫色的火焰,便瞬间消融,化为铁水,洒落而下。

“火之灵魄!果然名不虚传!”

云人龙满脸嫉恨,嘿嘿一笑,看向了前方越来越近的朝阳宗。

只要进了宗门,那里高手如云,又有护山大阵,这小子就算再厉害,再愤怒,又能如何?

到时候等他把这新娘子凌辱一番,变成尸体挂在山上,他就不信,这小子不心神大乱,拼死进去抢夺!

那样,他就能如愿以偿,报仇雪耻!

他云人龙从出生到今天之前,从未受过如此的奇耻大辱,从没有人敢抢他的女人,夺他的荣耀!

无论如何,他今日一定也要杀了这个少年,以泄心头之恨!

“咚!”

距离朝阳宗还有数里之远,他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阵诡异的鼓声!

他脸色顿变,慌忙心神一缩,紧守魂魄!

然而,还是慢了一步。

那诡异的鼓声,瞬间穿破到他的耳膜,到达了他的识海和魂魄!

他体内的灵力,忽地停滞。

而他正在急速飞行的身体,也突然停了下来。

不过,仅仅只是一个呼吸之间,他便破除了禁咒,加速向前飞去。

但,颜雨辰已经追到了他身后的十米之远,手中银月弯刀,“唰”地一声,挥斩而去!

顿时,黑夜的天空被照亮!

密密麻麻的银月刀芒,宛若潮水般,汹涌而去!

同时,一道绿色光芒,混在刀芒之中,忽地消失不见。

一股恐怖的气息,突然从背后袭来!

即便是云人龙这般玉灵境的高手,也感到毛骨悚然!

他猛一咬牙,抓起身前的女孩,就挡在了后背之上,满脸怨毒地狞笑道:“好!那你就先让你这位新娘子,四分五裂吧!”

银月刀芒,宛若狂风骤雨,笼罩住了两人四周的夜空!

云人龙全身光芒爆射,祭出了一只金色盾牌,散发出土黄色的光芒,瞬间凝形成了一层厚实的光罩,笼罩住了他的整个身躯!

前方山门,仅有一里!

当那些银月刀芒,即将淹没兔小婏娇小柔弱的身躯时,里面忽地闪烁起了一道绿芒,落在了兔小婏的身体上!

“唰!”

刺眼的光芒,突然亮起!

那股恐怖的气息,终于现出了原形!

那竟然是一枚诛仙字——“木”字!

刺眼的绿芒挡住了斩向兔小婏的银月刀芒,同时,无数光芒闪烁的树枝,像是灵蛇一般,蜿蜒而出,缠绕在了兔小婏的身上,向着前面的云人龙缠绕而去!

云人龙吃了一惊,若是被这诛仙字缠住,他必死无疑!

可是,要放弃身后掳来的新娘,他又心有不甘!

前方山门,公布的方案是否还有完善的可能。希望之后的听证后能够给市民一个更加详细的阐述。”市民郭越说。(熊琳孔祥鑫)近在咫尺!

而身后的诛仙字,已经缠绕在了他那抓住新娘的手臂上!

更多的银月刀芒,再次飞来!

他眼中厉色一闪,突然转过身,掌中光芒闪烁,“砰”地一声,狠狠地击在了兔小婏的脑袋上,对着身后的少年狰狞大笑道:“给你一具尸体,又如何!”

说罢,一脚可以到野外打BOSS踢开了七孔流血的少女,仓皇地逃进了山门,尖声急喝道:“朝阳宗众弟子听令!有敌来犯,速速开启护山大阵,一同诛敌!”

“唰!”

颜雨辰瞬间掠去,一把抱住了从空中跌落的少女,飘落而下。

她依旧穿着大红喜袍,舍不得脱去,苍白而稚嫩的脸颊上,挂满了泪痕,鼻中口中,满是鲜血。

她颤抖着睁开了眼睛,从昏迷中醒来,却奄奄一息,说不出来一句话。

只是,迎着月光,静静地看着他,眸中没有痛苦,像是拜堂时一样,依旧充满了甜蜜。

只因为,在他的怀中。

颜雨辰用力抱紧了她,低着头,与她的脸颊,紧紧地贴在了一起,眼中,泪水滑落。

“哥……哥哥,娘亲她……她……”

她终于颤抖着开口。

“她没事。”

颜雨辰握着她颤抖的小手,缓缓地闭上了双眼,柔声道:“放心吧,有哥哥在,谁都不会有事的。睡吧,睡醒了,哥哥帮你雕刻胡萝卜。”

“嗯……”

少女听话地闭上了双眼,眼角,却有泪水滑落。

她知道,娘亲已经死了,为她而死。

她真的不笨。

除了,那时候,她把哥哥当成了坏人,把哥哥的那个,当成了法宝。

一道红芒,划破夜空,瞬息而至,落在了两人的面前。

蒋菲菲穿着睡袍,赤着雪白的玉足,披散着秀发,眸中泪水弥漫,静静地看着面前的少年,与她怀中的女孩。

“她没事。”

颜雨辰站起身,把怀里的女孩递给了她,在她的眉心,贴着那枚诛仙字,帮她抵消了多半的伤害。

“但,朝阳宗所有的人,全宗上下,一个不少,都会有事!”

他提着已变的血红的银月弯刀,一步一步,走上了天空,走向了眼前那座亮起护山大阵的宗门。

他要灭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版更新最快址:m.

杭州哪家白癜风好
昆明宫颈糜烂治疗多少钱
海口治疗男性功能障碍多少钱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