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国际

圣符天音第二十四章探洞美食

2021-01-12

圣符天音 第二十四章 探洞

田襄和杜成才闭着眼睛在洞里待了半天,乌七八黑的地方谁也看不清对方,唯有呼吸之声触耳可闻。

“就这样待着?”田襄问道。

“待雪冻上,刨个出口。”杜成才长长地吐了口气,他似乎决定赖在洞口不走了。

“不进去看看?”田襄心底有种探险的渴望,更不愿意坐以待毙。

“我的腿若没受伤,咱们进去无妨,可现在……”杜成才说的是实情,刚才被硕大的冰柱砸伤了腿,且由于失血过多,身体有些吃不消。

黑幕之中,田襄点了点头,可他不甘心,“也许还有其他出口呢?”

杜成才没有回答,“砰”,打火机燃起瞬间又熄灭,他点燃一支香烟,用力地吸了一口。没有说话,似乎在斟酌着。

“况且……”话到嘴边,田襄又停了下来。

“况且什么?”杜成才低沉地问道。

“咱们仓促间还能发现这个洞口,若二队曾驻扎过此地,难道发现不了?”田襄若有所思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杜成才眼睛一亮,噔的一声打开手电筒,紧紧地盯着田襄。

田襄也在看着他,“如果,我说的是如果,他们如果也发现了这个洞口,难道不进来探寻?”

“可刚才我们进来时,洞口明显被冰柱封着。”杜成才泼了它一盆冷水。

“那么队长,如果是你带队,会找个什么地方作为驻扎地?”田襄盯着他问道。

“这种地方!”杜成才指着地面,不假思索地回答了一句。

田襄紧紧地盯着他,没有说话。

杜成才一愣,迎着他的目光。他突然砰然心跳。对呀,在这冰天雪地里,最好的驻扎地不外乎是找个山洞。二队的人不会蠢到把帐篷扎到雪地里喝风。况且那么多设备仪器,没这种安全的地方,根本就立不住根脚。难道?再说二队的人为什么深入这么远,难道是心血来潮?绝对不是,搞地质的人都清楚该在什么地方扎寨相对安全。如果二队人也有这么个地方,或许还真有人能活下来。

杜成才两眼冒着亮光,突然咧嘴笑了,“你小子不简单,有脑子有胆量,怪不得老黄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

田襄冲他笑了笑,只有两人相对,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那么我进去探寻一番?”

“我陪你去!”杜成才说着就要挣扎着起来。

田襄连忙冲过去扶着他重新坐下,“队长,我进去,你在这里等我。”

杜成才抓住他的胳膊,沉思了一会,转身从后背包裹里取出一把猎枪,推到田襄面前,“襄,拿着!”

田襄又把推了回去,“队长,你有伤在身,还是留下防身为好。”说着他笑着道,“队长忘了,狼群我都对付的了,还用得着这东西?”

杜成才拽着他示意坐下,长长地叹了口气,盯着田襄交待,“襄,记住两点:一、所经之路必须留下记号,免得迷失方向;二、千万不可以身涉嫌,若遇险地或奇异之事立刻返回,不得胡来。”

田襄看着他重重地点了点头,“我记下了!”

随即整理好行装,然后一手拿着手电筒一手握着防身匕首,迈步向洞内走去,临到转角,他回身冲杜成才笑笑,“队长,等我的好消息!”

杜成才极为担心地嘱咐道:“记住我的话,千万小心!”

田襄点了点头,转身而去。杜成才听着田襄脚步渐行渐远,担心和孤寂涌满胸头,他突然觉得,刚刚离开那个年轻人是他的依靠,更是他的希望。以往从不曾赔偿费由原先的分文不给上升到了整体500万元人民币。但这500万元目前还未兑现。有这种感觉,可今天却极为强烈。他轻轻说道,“小子,你可千万别出事。”说完他呸呸几声,骂了自己一句,“真你妈破嘴!”

田襄此时正扶着墙壁一点一点向里边摸索。这个洞比他想象的要大得多,脚下踢到石头而滚动的声音在洞内引起阵阵回音,唯一的感觉是好像在渐渐往上攀爬,除此之外并未有什么异常。手电照去,根根粗大的冰柱悬在洞顶,排排青色巨岩凹凸不平的镶嵌在洞壁四周。他一边看着一边缓缓地往里边走,已记不清自己转了多少个弯,只是在每个转弯处在巨石上留下些记号。渐渐地,洞口越来越小,有些地方甚至不足一米,似乎将近尽头。

突然,他脚下一滑,噗通一声重重地摔在地上,触手处是一片光滑的地面。田襄拾起手电照去,脚下是一层光滑地冰面,且一直向前延伸。田襄挣扎着站起身,嘴里嘟囔着骂了一句,继续慢慢地向前走去。

“噗通”一声,在前边传来一声重物坠落的声音,在狭长的洞内传起阵阵回声。田襄心头一紧,靠在洞壁上,紧握着匕首盯着前方。回声过后,洞内再次恢复了平静。田襄的心此时已紧张地砰砰乱跳,“有什么东西在前边?难道是二队的人?”他暗思着。良久之后,田襄再次前行,由于此段路很多地方有结冰,因此行进的极为缓慢。

忽然脚下一空,田襄瞬间下坠。好在他反应迅速,伸手抓住洞壁吐出来的巨石才没至于掉下去。待稳定好身形,用手电照去,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在洞壁与通道之间有足足半米宽的裂缝,灯光照去,那裂缝深不见底,隐隐间有凉风从那里袭来。

呼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从他身后掠过。田襄心头一紧,猛然转身,却空无一物。

他靠着另一面墙站着,尽量离裂缝远一些,紧握着匕首审视着四周。他心里李宋对陈水扁贪污恶行都感到深恶痛绝紧张到了极点,可依然不愿意退回去。能摸索到这里太过艰难,他不愿意前功尽弃。

良久之后,他又缓缓前几了二三百米,前方一块巨石阻路。田襄认真查看,似乎这里已是尽头,唯有巨石上方露出一个不足半米见方的黑洞。

田襄不敢造次,因为那个洞口太小,如若里边真有什么东西,在那狭小之地很难施展的开。又是呼的一声,似乎那声音就在身旁响起,田襄想都未想,挥动匕首冲那响声处扎了下去。“吱!”一声怪叫之后,田襄连忙用手电照去,依旧空无一物。瞬间,他的汗毛炸立,靠着墙壁没敢挪动一步。

“咝”,有响声在头顶响起。田襄连忙用手电照去,抬头望去,打了个寒战。只见就在头停不远处的巨石上,盘着一条碗口粗黑色巨蟒,吐着信子瞪视着他。

田襄冒出一身冷汗,盯着巨蟒,靠着墙壁向一边连退几步,同时慢慢卸下背包撂在巨石旁。这地方怎么会有这东西?他紧握着匕首的手甚至有些微微发抖。这么粗的蟒蛇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在微弱的灯光下愈发地恐怖瘆人。

贵阳早泄治疗费用
武汉医院哪妇科好
广州治疗卵巢炎费用多少钱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