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理财

我的画与我的散文观画搭配

2020-05-21

我的画与我的散文(观画)

观赏中国画时有这样的体会: 层峦叠嶂,如果不见流水瀑布,总觉得干涩郁闷。添画一曲流泉溪水,就好像不仅听见了淙淙水声,还觉得连眼睛、喉咙也舒适、滋润了。山林之间,如果是宽阔的江河却无小船悠悠,看着看着,便觉得河山的荒漠无味。这些只是中国画的创作手法给观赏者的一种感觉。

中国画的创作手法很多,我的老师、著名画家常殿泉先生的一幅国画《熙凤浴寒》让我从另一个创作角度得以新的体会。这幅画他用的是“计白当黑”的手法,也是中国画创就来自厂商给产品贴上的洋标签。一贴上这些标签作手法之一。常老师的画人物除衬上梅花点点一枝,其他处皆是一片空白,能使人陡生雪布寒霜,熙凤浴寒之情趣的气氛。真是”无画处皆成妙境”清初画家管重光《画鉴》。《红楼梦》绘画修养颇深,也得悉“计白当黑”这种笔法,堪称丹青妙手。他在小说创作情节和场面范畴中有意造成间歇和这些客户买走的水泥产品就占到了他们当月总产量的近3成。空白,用间断和空白的形式来酝酿一定的思想感情,起着弦外之音、言外之意的作用,让写实成分勾起读者的艺术想象和意境联想。《红楼梦》写的贾府本是贵族之家,是典型的封建阶级,可却不去写贾府如何欺压百姓,剥削平民,此类写法无一专章也无一专节。这倒不是他不了解这方面情况,可想而知,对社会的观察、研究可谓精细周到,体察入微,为不让作品受到瓜葛,在当时历史时期有立足之地,而专把背影资料放到远处,这就是计白当黑,以隐形再现的写法把视角避开了真贾府。

小说中的虚笔,对部分重要内容不作直接的充分叙述描写,把它溶解在某些细节的描述中,使这部分的内容成为空白然而读者仍可以充分领会空白的含义。《红楼梦》第十一回凤姐不买贾瑞的帐,反而盘算几时叫他死在我的手里那么王熙凤到底有什么打算,点到为止,而不是急于往下写,刹住笔去写天香楼娘们看戏。让读者的心悬在贾天祥身上,真不知贾天祥将被心狠手辣的凤姐整成什么样子。最后果真凤姐毒设相思局,贾天祥终成风流鬼。这段实实在在地反映了创作中在敷衍某一事件,追踪某一线索时,是极力渲染铺张,只一闪,便住笔,虽线索中断了 ,但文断意未移,俨如音乐,紧锣密鼓之后,嘎然而止,听者仍觉得乐音绕梁、犹在耳际,正所谓无声胜有声

可见,计白当黑的写法是多么奥妙的手笔。《红楼梦》中运用计白当黑的笔法非常广泛,是一幅让人百观不厌的古老“名画”

汉森四磨汤调理肠胃吗
儿童健脾胃吃什么
承德治疗白癜风医院
鸡西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肠易激综合征的症状严重吗
清远治疗白癜风方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