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新股

许嵩的老头死了权衡

2021-05-03

许嵩的老头死了,许嵩很是悲痛,整天看着老头的遗像流眼泪。

这天,儿子对许嵩说:“爸,街上有花鼓戏,还是《十三款》,您去吧,和我妈一起。”说着,掏出两张票,递了过来。

许嵩接过,看一眼神堂上的遗像,小声道: 爸,我们去看《十三款》。”边说,边端来条凳子,站上,伸手请下遗像,放在了桌上。

儿子莫名地问:“爸,这是……?”

许嵩不满地瞪了儿子一眼,道:“你祖父最喜欢看《十三款》。”说完,接过老伴递过来的一块红布,小心翼翼地包好,端在手上,和老伴一起,去了街上。

产业间的相互渗透成为必然。此外 刚进戏院,就听人说:“前面有个大官在看。”边说,边朝前指指点点。

许嵩听了,心中一动,莫非是他回来了?想想却又觉得不可能。他在省城呆的好好的,回来做什么?想到这里,许嵩摇一摇头,也没再去深想,拿着票和老伴一起去了自己的座位。坐下后,许嵩打开红布,露出了父亲的遗像,抬眼往前望时,正与一个老者的目光相碰,许嵩一愣,原来还真是他。

老者许嵩也认得,是父亲的同学,关系也好。未发迹前,两家还走动过;发迹后,父亲再也不与老者往来了。还一再叮嘱许嵩:“别去蹭那个热闹,安心做个顺民,有多大的头,戴多大的帽子。”

许嵩听了,都一一记在了心里,也一一照着去做。

见到老者,许嵩本想就这样过去,可出于礼貌,许嵩还是笑着招呼道:“您也回来看戏?”

老者笑道:“啊。你父亲……“一见许嵩手上的遗像,老者的脸上已起了黯色,不禁埋怨道,“也不说通知我一声!”

许嵩道:“父亲不让。”

老者叹了口气,道:“让他和我一起看吧。都喜欢看《十三款》。”说着,站起身,伸出双手,作势要接过去。

许嵩却没有递过去。

老者一愣,问:“为何?”说着,缩回了一双手,面上显得有些讪讪。

许嵩笑答:“官民不等。”

老者听了,一阵苦笑,却还是留恋道:“好想回到从前啦。”说着,从兜里掏出张名片,道,“有事去找我。”

许嵩却并未去接,仍是笑道:“父亲说了,不让我们去凑这个热闹。”

老者不满道:“你去玩不行?“过会又道,“我现在也退了。不然,哪这清闲回来看戏?”

许嵩却仍未去接,仍是笑道:“父亲临终前说了的,哪个去,就不是许氏一门的后人。”

老者还想说什么,这时,戏开场了。老者尴尬地笑笑,缩回手,随手揣进了兜里,又望了眼遗像,叹了口气,这才转身坐下去,专心去看戏。

等到一场戏演完,再回头看时,已不见了许嵩。老者忽地站起,放眼四处搜巡,黑漆漆,哪还见到许嵩的影子?老者扭回身子,颓然地坐下,口中只道:“官民不等,官民不等……”

共 100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许嵩的父亲与同学本来关系不错,自从同学当了大官后却疏远了,并嘱咐自己的儿子“别去蹭那个热闹,安心做个顺民,有多大的头,戴多大的帽子。”许嵩父亲去世后,许嵩知道父亲喜欢听《十三款》就带上父亲遗像去戏院,碰到了当了大官已退下来的父亲同学。作者用精彩的对话来描述各自的情感与内心活动。这也是作者的出彩之处。曾几时起良好的官民关系变得生疏了,不像以前那样了。作者的高明之处没有点明为什么“官民不等”,却此处无声胜有声,意味深长的微小说,给人反思的作品。 。【:闲妹】

1楼文友: 11:19:24 这则编按我很喜欢!说明编者已对自己的文字重视起来了。读起来很是顺畅!

我喜欢的原因,并非对作品堆砌了过多的溢美之词,而是从文中已看不到语句的不通,字词的不当。这才是为文之人对文字的敬畏心理。

最后,问候一声:辛苦了! 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中观人间,揽经史子集,只为敷衍成一则小文。

2楼文友: 11: 4:12 谢谢文友老游湖答可,很惭愧自己工作有待提高,作者的肯定是我以后工作的鞭策。

回复2楼文友: 12:26:5 问好,多谢!

沈阳治疗妇科
合肥治疗卵巢炎费用
荆州白癜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