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债券

官场风云第章美食

2021-01-12

官场风云 第335章

陈兴接完便返回会场,郑珏等人还在原地交谈,走上前去同郑珏和李家源告辞,陈兴就先行离开。

“陈市长,等一下我。”邵华东见陈兴离开,和郑珏、李家源等人打了声招呼,也紧跟陈兴后面离去。

陈兴只是略略放慢脚步,回头望了邵华东一眼,陈兴说道,“华东,我现在可不是回市政府去。”

“我知道,陈市长接了个就要走,不用想也知道有事。”邵华东笑道,不过他也并非无缘无故追出来,“陈市长,晚上我媳妇备了几个酒菜,还请陈市长赏光来着。”

“哟,是嫂子邀请啊,那我晚上是非去不可了。”陈兴闻言,想也不想就答应下来。

“好咧,那晚上就等陈市长大驾光临了。”邵华东乐呵呵的点头。

两人在酒店门口分开,邵华东是回市政府去,陈兴则是驱车来到了金都酒店,现在这里都成了他平常和自己人碰面的地方了,酒店是卢小菁家的,陈兴也不用担心在这里会有什么不安全的因素。

陈兴过来,路鸣还没到,这个时间点,卢小菁显然也还没来到酒店来,招待陈兴的是卢小菁的助理谭芳,陈兴在包厢里随意坐下,笑着对站在一旁的谭芳摆了摆手,道,“谭助理,你去忙你的,就不用管我了。”

“那怎么可以,要是被我们卢总知道了,回头该炒我鱿鱼了。”谭芳笑道,平常陈兴过来都是卢小菁亲自出面招待,陈兴不在的时候,她就得顶上,今天中午卢小菁回家去了,陈兴又在这时候过来,谭芳可不敢真让陈兴一人呆着。

谭芳已经让人去端茶具上来,服务员送进来时,谭芳亲自接了过来,点头示意服务员出去,谭芳自己一人忙着烧水世界上首座浮动核电站的建设是在圣彼得堡波罗的海工厂进行的泡茶。

陈兴没再多说什么,和谭芳接触过好多次了,知道卢小菁身边的这个得力助手也是个有眼力劲的人,等下路鸣过来,就算他不讲,谭芳也知道回避。

“这茶叶是昨天卢总刚刚拿过来的,说是江浙那边的朋友送的,上好的雨前龙井,陈市长您等下尝一尝。”谭芳笑道。

“是嘛,那我可真要试一试。”陈兴随意的笑道。

“陈市长,您尝一尝,我的手艺不佳,不知道有没有泡出味道来。”谭芳双手将茶端到了陈兴身前。

“好的茶叶要泡出味道来,不光是要靠手艺,泡茶的水也是很重要的,一些有钱的富豪特地空运优质的山泉水来泡茶,可不就是为了这个。”陈兴笑了笑。

两人说着话,路鸣就推门进来,谭芳看到陈兴的客人来了,赶忙站起身,“陈市长,那您俩用茶,我先走了。”

“嗯,你去忙吧。”陈兴点了点头。

路鸣走进来,和谭芳交错而过,两人还笑着点头打招呼,等到房门重新关上时,路鸣回头望了这个也是建立这个服务型政府的一个很重要的内容。一眼已经离去的谭芳,脸色多了几分郑重,“陈市长,谭小姐恐怕跟郑光福的死有关。”

陈兴端茶杯的手明显一抖,对这个消息颇为震惊,看了路鸣一眼,“有证据吗?”

“调查到现在,已经有不少证据是指向谭芳了,想要抓她都已经具备条件了,只不过是还没行动而已。”路鸣说道。

陈兴久久无语,他对路鸣的话并无怀疑,倒是这个结果太让他意外了,好一会,陈兴才苦笑着摇头,“没想到调查到最后,竟会是查到她身上。”

“花了这么多的人力物力,这个悬案也该破了,要不然我们警方就该被冠上饭桶两字了。”路鸣笑道。

陈兴听到路鸣的话,也只能笑着点头,没有警方破不了的案,只有警方不想破的案子,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真要是想下决心查一个案子,要是查不出来那才是离奇的事,这个案子被吴汉生这个新任省厅厅长重新翻起来,如今就有眉目,也算是高效率了,只不过最后最大的可疑人物竟会是谭芳,吴汉生怕也是失望不已,就连他都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最后要是真确定是谭芳下毒,背后没其他人指使的话,这结果恐怕会让汉生老哥失望了。”陈兴唏嘘道。

“现在查到谭小姐身上,确实让人意外。”路鸣点头,吴汉生还没来南海前,这案子在调查的时候,谭芳也被排查过,因为当时调阅海天酒店的监控记录时,谭芳那段时间也进出过几次海天酒店,不过最后因为谭芳的可疑性最小,很快就将谭芳排除了,而郑光福中毒死亡一案迟迟查不到元凶,这案子一度成为悬案,要不是到前段时间吴汉生空降南海省掌管公安系统,重新将这案子翻出来重点督办,现在也没人会再去关心郑光福是谁下毒害死的,不过跟事前很多人怀疑郑光福之死是其背后的利益集团下黑手的看法相比,目前的调查结果真的是让人始料未及,竟会是一个跟郑光福所处利益集团毫无关系的女子。

“现在还没采取行动,不会是你们连人都懒得抓了吧。”陈兴半开玩笑的说了一句。

“那倒不至于。”路鸣摇头笑笑,说是这样说,但路鸣其实也能猜到吴汉生对这个结果多少意兴阑珊。

“对了,如果真的是那谭芳下毒,她的动机是什么?”陈兴不解的问道。

“郑光福应该是通过不正当的方式强行和谭小姐发生关系,所以谭小姐是有下毒动机的。”

“如果是那样,那谭芳的做法倒不是不能理解,只可惜那郑光福本就是该死之人,谭芳平白沾惹上这事,反倒把自己搭进去,真是不值得,她要是不下毒,郑光福也逍遥不了多久。”

“谁说不是呢。”路鸣也是替那谭芳可惜。

“不说这事了,说正事。”陈兴摇摇头,转而问道,“那葛文忠是通过文华控股来掌控旗下的几家企业?”

“嗯,他下面几家企业的股权结构都是十分复杂,要是没有现在这意外发现,任谁都想不到他最终是通过文华控股来控制旗下的企业。”

“这事靠谱吗?你说的那个在文华控股当过财务经理的人说的话到底可不可信?”陈兴仍有些质疑。

“晾他没那个胆子说假话,是他自己招的,不然我们哪里会想到他一个不相关的人会跟葛建明的儿子扯上关系。”路鸣嘴角咧了一下,对这意外发现显然是有着说不出的惊喜,“那地下小堵场是他和别人一起合伙开的,他也知道自己被抓了没有好果子吃,这才自个说要将功赎罪,将他以前在文华控股发现的一些事说了出来。”

“看来是可信了。”陈兴听到是这个因果,也没理由再怀疑。

“想不到无意间竟会有这种收获。”陈兴沉默片刻,又是轻叹了一声。

“是啊,惊喜总是在意外之中到来。”路鸣同样点着头,“现在我将那人控制在自己手里,安排了几个信得过的人负责看着他,陈市长,现在您看?”

“继续在他身上花点力气,看能不能再多审出一点东西。”陈兴拧着眉头。

“好,按陈市长您说的办。”路鸣点头。

两人谈完正事,各自都沉默下来,路鸣在想着最近被廖东华压得不能喘气,日子过得憋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翻身,而陈兴此时则是在想着葛建明儿子的事,真要能抓到葛建明儿子葛文忠的把柄,陈兴并不想立刻就拿出来针对葛建明,作为自己手上的底牌来打是再好不过,若是派不上用场,放着到以后仍然是有价值,若是真派上用场,那两人等于是彻底成为死对头了,而说句心里话,陈兴目前还不想真的和葛建明撕破脸皮到那种程度,两人矛盾归矛盾,但在其他事情上的合作,陈兴扪心自问,他也不能说葛建明的不是。

这段时间,陈兴一门心思都在地铁项目上,市里相关部门已经组织专家拿出了通过论证的可行性方案,等他和葛建明碰头后,市里还会召开常委会讨论,不过市里的问题肯定不大,关键还是能否通过发改委的立项审批,陈兴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不可避免的是要在京城和南州之间来回跑了。

南京治疗妇科医院哪好
上海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银川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