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保险

月明媚的阳光下永恒

2021-05-01

月明媚的阳光下,一袭布衣、须髯花白的西班牙当代诗人曼努埃尔·莫亚坐在自家壁炉前,捧起刚买的西文版《中国历代诗词》轻声吟诵,一时竟入了迷。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误落尘中,一去三十年……”

月明媚的阳光下,一袭布衣、须髯花白的西班牙当代诗人曼努埃尔·莫亚坐在自家壁炉前,捧起刚买的西文版《中国历代诗词》轻声吟诵,一时竟入了迷。“这首《归园田居》妙,实在是妙!”莫亚一边连声赞叹,一边激动地拿过自己的诗集。“再来听听我这首《仿陶潜》:吾园果菜盛,谷麦满粮仓,全年用不完。不求身外物,旱涝不惊慌。遥望日破晓,薄雾随大江,晚霞云遮山……”

崇拜陶渊明的莫亚

莫亚出生在西班牙“诗人之城”塞维利亚附近的山区小镇丰特埃里多斯。这里梨花盛开,栗树成林,泉水叮咚。 0多年来,莫亚出版了《蛇》《紧急出口》等2 本诗集、《黑土地》等10本故事书和小说,荣获12项国家和地方诗歌奖和小说奖。

在他看来,遇到《中国历代诗词》是他文学生涯的一个转折点。“这本书对我影响很大,让我认识了这个世界上古老的诗歌。我非常喜欢这些诗歌,完全沉醉其中。”于是,莫亚开始模仿王维、李白、杜甫和陶渊明的诗歌,按照中国古诗韵律进行西语诗歌创作。他创作了西文诗《忆王维的一首诗》,大意为:青山抱晚霞,飞雁破长空。傍晚闪碧光,夕岚避入江。

2011年,莫亚把40多首以唐诗韵味为主的西语诗合辑成《负重》,还给自己起了一个富有诗意的中文名“习少泉”,印在这本诗集的封面上。这本诗集获得了西班牙安达卢西亚自治区诗歌奖,被评审委员会称赞为“吸取中国诗歌精华写成的作品”。

莫亚不仅仿写中国古诗,本人也过着安逸恬淡的田园生活,每天饮清泉、种瓜菜、吟诗。“我的生活状态和中国晋代诗人陶渊明很像。”莫亚笑着说,“所以我特别想去中国看看孕育他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

莫亚也许不知道,400多年前,他的同胞、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的代表作家塞万提斯也对中华文明心向往之。

据中国研究塞万提斯的学者考证,16世纪末至17世纪初,明朝万历皇帝不仅提到过塞万提斯及其名作《堂吉诃德》,而且可能向他发出过邀请。塞万提斯在《堂吉诃德》下卷卷首《致莱莫斯伯爵的献词》中写道,中国皇帝想建一所西文书院,准备用《堂吉诃德》作教材,写信邀请他去当院长。遗憾的是,由于当时已近暮年,加上路途遥远、贫病交加,塞万提斯最终与中国之行失之交臂,《献词》写就不满6个月,他便在马德里与世长辞。

译着散播东方诗歌芬芳

与前辈相比,莫亚要更幸运。虽然他还没有机会去中国看一看,但西班牙华裔学者陈国坚通过《中国历代诗词》等10余部译着,为他打开了一扇东方之窗。莫亚将陈国坚视为导师,“是他把我带入了一个美不胜收的诗歌新世界”。

正是在众多中外文学家、翻译家持续多年的努力下,中国古典诗歌的芬芳在西班牙文坛散播开来,让更多当地人领略到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

陈国坚告诉,中国诗词进入西语国家虽然较晚,却有独特的优势:多位着名诗人联手将中国诗词介绍到西语国家诗坛。

20世纪初,现代主义流派的代表、尼加拉瓜诗人鲁文·达里奥首次把中国诗歌介绍到西语世界。“请用李太白动听的语言来爱我吧”,是他在《漫游》一诗中的名句,也让西语世界的目光投向中国。

西班牙翻译家巴伦丁·加西亚·耶夫拉读了陈国坚翻译的《中国书画诗词》后,写了一首120行长诗《致李白》送给他,并为这本书作序。他说,因为陈国坚而开始了解中国这个辽阔美丽国家的伟大诗歌。

西班牙院士、评论家路易·马利亚·安松为陈国坚的《中国情诗精华》作序说:“这本书使我们了解到原来不了解的中国的许多方面。”

文化交流的种子已经开花

莫亚说:“是那些同陈国坚先生一样的许多人教会了我写作,我对他们充满感激之情。陈先生当年种下的一粒种子,如今已经开出了一朵小花。”

“我觉得西中两国的诗歌有共同的内涵。”莫亚认为,其中一个共同点就是两国的诗人都关注生活的苦难和艰辛,却用最美的语言和最动听的韵律表达出来。

采访即将结束时,莫亚突然不好意思地告诉,他刚刚拿来吟诵的《中国历代诗词》是特意新买的,因为自己常看的那本是16年前买的,已被翻得太破旧,不便随身携带。

当听闻去年6月,陈国坚在西班牙出版了在清代蘅塘退士所辑录《唐诗三百首》无删节原本基础上翻译的新版本后,莫亚欣喜地说:“我明天就去买一本!”

即将举行的欧洲杯也加快了其几大建设项目的速度 (:王怡婷)

贵阳治疗妇科
南宁盆腔炎治疗哪家好
西安哪家治白癜风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