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港股

官场风云正文正文第章美食

2021-01-12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997章

看到罗双立的表情,郑忠强无奈的叹了口气,不需要罗双立回答,他也已然知道了答案,摇了摇头,郑忠强叹道,“双立,你自己去跟陈市长坦白认错吧,至于案子,就由市局接手了。”

“郑局,我如果说我没有徇私枉法,您信吗?”罗双立声音干涩的回答道。

“我信你,但关键是陈市长信不信你?你之前没有对陈市长坦诚,已经给他留下了不好的印象,现在你要让陈市长相信你,你拿什么让他相信你?”郑忠强看了罗双立。

郑忠强的话让罗双立哑口无言,他和陈兴没有任何交情,之前更没什么交集,如果不是这次发生了这么一档子事,陈兴或许都还记不住他这个区分局局长的名字,在陈兴那个级别的干部眼里,他一个区分局局长只能说是小人物一个,而双方之前也不认识,他拿什么让陈兴相信他?

“郑局,我只能说我真的没有徇私枉法,虽然我隐瞒了仕明跟我的关系,但在这件案子的调查当中,我自始至终都没有插手干预。”罗双立苦涩的说着,这时候,他也只能说给郑忠强听了,只有郑忠强才会相信他。

见郑忠强疑惑的看着他,罗双立一下子明白过来,忙补充道,“仕明就是那家拆迁公司的老总,他是我侄子。”

郑忠强闻言恍然,点了点头,道,“双立,我信得过你,但别人信不过你,所以你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只能拿事实说话,案子调查出来,如果证明你没有徇私枉法,我想就是最有力的证明,到时候陈市长那边我也会去帮你关说一二,相信他也不会为难你。”

“郑局,谢谢您了。”罗双立苦笑,沉默了一下,罗双立问道,“郑局,我能问一个问题吗,您怎么知道我和那家拆迁公司有关系的?”

“这个问题你就不要问了。”郑忠强摆了摆手,瞥了罗双立一眼,“双立,身正不怕影子斜,只要自己行得正坐得直,就不怕别人背后中伤。”

郑忠强说完这句,站起了身,今天来立园区分局的目的就是当面问罗双立,如今目的已经达到,郑忠强也不想多呆。

毫无疑问,询问的结果让郑忠强有些失望,但郑忠强也不能完全不管罗双立,否则他今天不会亲自来这一趟,两人终归是有二十多年的交情。

郑忠强回到市里,并没有急着去找陈兴汇报,案子调查结束之前,他也不适合再为罗双立说什么辩护的话,倒不如等案子查清楚了再去找陈兴。

时间一晃到了傍晚,陈兴在办公室坐着,眼看着到了下班时间,陈兴就有些坐不住,今天下午他给曾静发了条短信,到现在却是还没回,这让陈兴有些心不在焉,想着已经下班了,陈兴犹豫了许久后,还是给曾静打了过去。

打过去了,听着里传来的嘟嘟声,陈兴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他心里还真没把握曾静会不会接他的。

“也许她不会接吧。”陈兴叹了口气。

果不如陈兴所料,响了许久,最终自动挂断,曾静并没接。

陈兴有些苦笑,曾静这次看来是真下了决心,要和他保持普通的朋友关系。

无奈的摇了摇头,陈兴也没再打,把往桌上一搁,陈兴琢磨着晚上要上哪吃饭,今天在办公室里坐了一天,这会都有些疲惫了,陈兴晚上显然不想再留下来加班,六点左右就准备离开。

其实作为市长,陈兴有的是应酬,桌上的一叠请柬都被他推到了一旁,都是本地商会或者什么协会之类的请柬,还有不少企业老总的邀请函,陈兴却是懒得去参加,他这个市长,可以说是应酬最少的一个市领导,因为陈兴把能推的饭局都推了。

抬手看着时间,陈兴正准备叫于致远去物色一家比较地道的农家菜时,桌上的响了起来,拿起看了下号码,陈兴神色呆愣了一下,打过来的是张然,这个名字,尽管存在在他的通讯录里,但双方联系的次数屈指可数,最近一次的联系,陈兴都忘了是多久以前了,两年还是三年了?他要是没记错,两人最近一次见面是他过年回去参加黄明组织的同学聚会,那也都是挺久以前的事了。

没有刻意的挂掉对方,陈兴神色淡然的接起。

“陈兴,晚上有空一起吃饭吗?”那头,张然的声音先响了起来。

“你在江城?”陈兴集团与携程上海和携程关连公司于9月26日就出售凌空SOHO若干物业及配套设施订立框架协议挑了挑眉头。

“我在江城很奇怪吗?我的家在这里,我在江城是很正常的事。”张然咯咯笑了起来。

“行,你说个地点。”陈兴迟疑了一下,并没有拒绝。

“江城大酒店吧,我定个包厢。”张然笑道。

“好。”陈兴点头。

“嗯,那你得赶紧过来,我快到了。”张然声音里一点也不跟陈兴见外。

Mn38% Fe5% 听到张然的话,陈兴眉头微蹙,也没说什么,挂断了。

对张然的感觉,陈兴心里很复杂,要说感情,那是肯定没有了,但张然这人,明明两人之间已经相处得不愉快,对方打过来,却是跟没事人一样,这让陈兴很是无语。

收起,陈兴离开办公室,坐车前往江城大酒店。

车子还没到酒店,陈兴就又接到了张然的,这次,张然倒没多废话,只是告诉他包厢号。

十多分钟后,陈兴在酒店高层的豪华包厢里见到了张然,一身黑色吊带裙的张然看起来还是老样子,除了多几分妩媚和成熟,张然其实和刚毕业时差别不大,皮肤依然白皙,脸上没有一丁点皱纹。

这其实也不奇怪,像张然这样的女人,过惯了养尊处优的日子,没吃过苦,不需要为柴米油盐酱醋茶烦恼,再加上会保养,皮肤没有随着年龄的增大而变差并不奇怪。

“来得挺快的。”张然笑眯眯的看着陈兴,主动过来给陈兴拉开椅子。

张然的热情,倒是让陈兴有些不习惯了,瞅了瞅对方那吊带裙内的两团雪白,陈兴嘴角抽搐了一下,里头竟然是真空,难怪他刚才乍一看觉得奇怪,合着里面真是没穿,不动声色的看了张然一眼,陈兴无奈的想着,这张然已经完全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张然了。

太原医院哪白癜风好
上海治疗男性功能障碍医院
南京卵巢炎治疗多少钱
标签
友情链接